纵观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全球情况;疫苗的经济驱动力

(La República) — 面对新冠病毒,公共部门和私人实验室都展开了研究。而且,据分析师称,不仅是经济利益推动了它们。

世界各地的主要参与者很多:开发诊断测试的人员,从事疫苗工作的人员,测试抗病毒药物作为潜在治疗方法的人员,或多或少积极地都从事着研究。

大大小小的实验室都在尝试,从法国的巴斯德研究所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再到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在私营部门,生物技术公司在尝试准备疫苗,包括由CEP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选择的American Moderna Therapeutics和Inovio Pharma。美国吉利德(Gilead)实验室与中国当局合作研究了可能在过去对埃博拉病毒进行过测试的抗病毒药物瑞姆昔韦的使用。一些巨头也提供了帮助,例如英国葛兰素史克(GSK),该公司宣布其技术将用于生产流行病疫苗的佐剂。在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 and Johnson)表示,他们与公共机构合作以加速疫苗的开发,在法国,赛诺菲(Sanofi)将其经验带给了CEPI。正如CEPI确实说明的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进行合作。

开发疫苗,对实验室有好处吗?

在法国政府于2009-2010年间委托投放的H1N1流感疫苗方面,德国政府花费了3.8亿欧元。在华尔街,随着研究的宣布,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和Inovio的股价上升,但又再次下跌。

纵横地看新冠病毒疫苗带来的收入是有必要的:因为疫苗一般卖的不贵。大型实验室更喜欢将自己定位在肿瘤学或罕见病等领域,因为这种疗法的每次治疗费用可达到200万美元。卫生经济学家克劳德·勒庞(Claude Le Pen)告诉法新社:“疫苗业务总体上占世界药品市场的2%,如果实验室找到一种疗法,那么它在目前的情况下,将面临很大的压力:它需要尽可能地压低治疗的费用。” 在临床试验的期限很长的情况下,实验室还面临着在流行病结束前没有准备好疫苗的风险。

相反,根据美国政府CFRA研究中心的一项分析,该流行病,“可能会增加购买抗生素或发烧或止痛药”(尽管它们对SARS-CoV-2病毒无效)。根据这份说明,这些销售可能主要使中国实验室受益。

原文链接:https://www.republica.com.uy/surgen-nuevas-investigaciones-para-erradicar-coronavirus-id752113/

翻译:Trace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