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是否准备好了这场抗疫战?

全球卫生安全指数是用来衡量全球卫生系统在面临大流行病时的应对能力,它反应出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区不容乐观的形势。


美洲各个国家之间卫生安全指数的巨大差异。根据全球卫生安全指数给每个国家的综合打分,从0100。(0代表完全没有健康安全,100表示非常安全)

根据数据显示,没有任何国家准备的非常充分,有一些国家处于十分脆弱的情形: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圭亚那,尤其是委内瑞拉,极易遭受新型肺炎的疫情危机。

『柳叶刀』最近一项研究显示了,那些受疫情严重影响的国家遭受了更严重的死亡率。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在疫情初期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其结果是符合逻辑的悲哀之事:当一个地区的卫生安全系统处于饱和状态运转时,其处理严重病患的能力就大幅下降。

第一个被用来评估各国的健康防御能力的是全球卫生安全指数所包含的一项指数:人均病床数量。


图表显示,美洲的各个国家平均每一千人的可供病床数量差异非常大。

位于列表顶端的国家每千人的可供病床数量是玻利维亚或者尼加拉瓜的五倍。然而数量少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数量多并不是万事大吉。如果我们看上一张图表,会发现一些医院处理能力强的国家在全球卫生安全指数上得分很低。如果我们结合这两方面的考虑,对于国家的综合评估会更准确。


图表横坐标是卫生安全指数,纵坐标是每千人人均病床数。

图表显示,只有少数一些集中在北美和美洲最南边的一些国家的两项指标的综合打分最高。同时还有在图表上处于极端位置,在各方面都只具备极低防御能力的国家,尤其是中美洲的国家。加勒比地区的一些小岛屿医院接待能力高,但是总分低。对于一些中高收入水平的大国家,比如哥伦比亚和墨西哥,情况恰恰相反:他们对于疫情的准备程度比实际医院接待能力更好,尽管近几十年来有所改善,但是医疗设备无法支撑人口的增长速度 

如果我们关注具体一个国家,比如哥伦比亚,然后看看这个国家的内部情况如何,我们会发现,地区差异比国家之间的差异还要大。哥伦比亚的多个行政区划拥有着不同程度的收入水平、富裕水平,更重要的是,政府的控制力。不可否认的是,医院人均床位数真实地反映了各个地区之间的差异。

与南太平洋-亚马逊地区(高加索,维查达,沃佩斯)的某些地区相比,加勒比海沿岸居民或金迪奥或安蒂奥基亚咖啡种植地区(首都:麦德林)的居民拥有多出两倍的可支配医院床位。另外,可以看出的是,公共基础设施对于总体医院床位的贡献小于私人企业的贡献。像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许多其他地方一样,哥伦比亚并没有全民医疗体系。法律创造了一个劳动者必须参与的私企医院和公共医院提供服务的市场,而这些企业同时与诊所和医院达成了入院诊断的协议。对于那些付不起费用的人,存在一种能够让这些人得到私有企业服务的补偿系统。但是对于处于收入高端的人群来说,也存在着一个私人保险市场,能够让这些付得起钱的人得到最好的医疗设施。由此导致的卫生服务获得机会不均等现象,加上地区之间的差异,形成了一些”事故多发点”。在面临类似新冠病毒的高风险、高传染的疫情攻击时,这些事故多发点可能会不得安宁。

医院病床当然需要由专业队伍照顾,这种队伍里主要是由医生和护士组成。如果这三者有一个变多了,那么其他的两项也应该相应的变多。这也是全球范围内普遍的情况。

但是拉丁美洲非常特殊:基本上所有该地区的国家都是医生的数量比护士或者病床多,再次体现了医疗人手和医疗场地资源的缺乏。

文章观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原文链接:https://elpais.com/internacional/2020/02/29/america/1583009160_811834.html

原文日期:2020.03.01

原文作者:JORGE GALINDO

翻译:Tracey Zhu

校对:Almahado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