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隔离的新冠病毒感染者自述

正在康复的卡尔·戈德曼

纽约时报) — 呆在特制密封舱里面,卡尔·戈德曼最怕的是缺水。按他的说法,关在密封舱里是为了保护医生不被他身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他66岁,拥有一家电台,在从“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感染病毒并回来以后,2月17日起就在奥马哈医院。

“每个口味的佳得乐都有,”戈德曼在病床上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我右手边有扇窗,但都是双层玻璃,门被封得尤其紧密,感觉有点像鱼缸里的鱼。”

戈德曼是从日本停靠的“钻石号”邮轮上撤下来的88名美国乘客之一。3700名乘客中至少有619人感染,六人死亡。

新冠肺炎来的“又快又狠”,戈德曼说。一个感染了的人在出现症状前“可以连续几天都感觉不错”。

“让那么多人暴露在病毒面前,而我们丝毫没有察觉。”

在船上隔离了几周之后,戈德曼和他同样来自圣塔克拉利塔的妻子,杰莉,都撤离回国并接受了新冠肺炎的检测。

杰莉没有问题,但卡尔的结果呈阳性。

第二天早上,他就乘一架747货运飞机飞越太平洋来到了奥马哈。戈德曼被送到了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家医院。

“我有点咳嗽,但我觉得是因为机舱里面过于干燥了。”

然后他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美国了。“我知道我得了高烧。”他说。

“我老婆摸了我一下,发觉我快烧起来了。我爬起来找了军医,他们量了我的体温,立刻就把我隔离了。”到达医院的时候,高烧开始退去。其他的症状,如咳痰,都变得温和了起来。他如是说。

“好消息是我的高烧一到医院就没了,”他说,“我几乎没有再高烧,头天还有过低烧。那天前一个晚上也是,烧了一个小时就退烧。”

医生每三个小时测一下他的体温,并让他做呼吸训练。他在病房里兜圈子活络筋骨,想办法保持乐观。

被隔离的一个好处,按他的说法,是随时随地的服务。

“我刚吃完一顿美味的午饭,是烤奶酪……我很期待晚上的奶酪汉堡和烤土豆。”他说,“我猜服务大概是全天候的,所以如果我想要午夜小点心的话估计也可以。”

原文链接:https://nypost.com/2020/02/29/coronavirus-patient-from-diamond-princess-says-symptoms-hit-hard-and-fast/

原文日期:2020年2月29日

原文作者:Sara Dorn

翻译:尚羽

校对:SQ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