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保险公司主任医师将“防疫停课”视为“神经质的过度反应” 防疫停课和取消大型集会——是过度恐慌,还是必要措施?

WELT / Fanny JuschtenAUTOPLAY

健康保险公司主任医师安德里亚斯  盖森尖刻批评了现在在国内出现多次的“防疫停课”呼吁。“在目前德国只出现几百例确诊的情况下,进行全国的大规模停课,是一种神经质的过度反应。”这位全国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KBV)的主任医师在“新奥斯纳布吕克报”上对现状发表如此评价。对于目前已经出现三千多个感染病例,以及其中110名死亡病例的意大利来说则不同,他认为,“他们才有必要做出这种程度的反应”。

至于停课在意大利是否会是一种正确的决定,时间会证明,盖森说。“但是德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的情况(和意大利)是不能拿来比较的。”这位主任同样坚决反对取消举办大型活动的举措。

“我们不能因为目前有数量很少而且症状轻微的病例,就把公众生活停顿下来,然后大家全部呆在家里,坐在电视前看着关于肺炎情况的实时播报。”他劝告大家应该抱有一种“现实性的冷静态度”。

即使我现在就坐在足球场观众席,旁边的球迷刚好就患了新冠肺炎的可能性也是很低的。盖森说:“在我看来,对大型活动进行法律性的强制禁止完全偏离了防疫目标。”对于民众现在对于肺炎的态度,盖森表示不安,他认为民众处于对新冠肺炎的过度恐慌之中。”大家蜂拥去囤货;走在街上的人全都戴着口罩。“

我们把自己推到了神经质的边缘。

主任医师指责道:这样的行为对改善现状无益,却干扰了医生治疗真正的病患。”我们把自己推到了神经质的边缘。“在柏林,上百人在医院前排起长队,因为他们认为他们需要接受核酸检测。媒体煽风点火,导致我们现在不得不面对大量焦虑和担忧的国民,我们实在没有妥善应对他们的能力。同时,他认为目前卫生系统”能力绝对在线,不会因为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就超过限度。“

另一方面,同样是在”新奥斯纳布吕克报“上,夏利特医院的病毒学专家主任克里斯坦  多斯滕(Christan Drosten)却有不同的观点。这位病毒学家呼吁取消所有参加人数在1000人以上的大型聚会,为了阻挡病毒的进一步传播。”瑞士人已经取消了所有1000人以上的聚会。这个上限数字会对现在的德国帮助很大。“这也能给活动的举办者带来法律上的保障,学者说。”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假如有一个塞满数万球迷的体育场,赛事正好要在目前受病毒影响最严重的莱茵河区域举办——这样的状况必须被阻止。“,多斯腾劝告道。

然而对于全国停课的提议,专家却认为,时机还不到。”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只能用一次,对于社会的要求太高。“”这张牌我们先留在手上,等到秋天的时候,或者到六月份看看情况,如果病毒不肯给我们‘放暑假’,再行此举。现在这么做还太早了。“

多斯腾担心的是,现在德国的大规模传播已经会演变成一个无法阻挡的趋势。”我们正站在边缘上,有确凿理由担心:我们很可能已无法控制病毒的传播,而且正处于大流行病浪潮的开端。“他表示。这种状况将会对部分地区的卫生部门非常不妙。”我们收到反馈说,有些工作人员已经投降了,他们个人表示没有能力再贯彻执行必要的防控措施。“密切接触者目前还没有全部被测试。而重点隔离区域那些居家隔离的人是不是真的都乖乖待在家里,也没法检查。卫生部门的官员没法追踪他们。

多斯腾:我这不是言过其实。

从他的见解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病毒学家的观点。“现在试图将现状无害化的行为是不恰当的,我们正面临着空前的未知威胁,也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所幸的是我们还有些时间来做计划和准备,这些时间不应该被浪费。我们真的应该小心起来了。”

他警告说,夏季后可能会经历一波破坏性的感染潮,并呼吁立即增加重症监护病床的数量。“秋天将会是关键,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夏季的危险解除,(秋季)乡镇里会有很多此前未被发现的感染病例出现。”这位病毒学家说。”感染的风险现在正在急剧增加。“

”我预计将会出现一波迅猛的增长,后果会非常严重,死者会非常多。“

”鉴于很高的压力,我们现在应该着手扩大重症监护病床的规模,否则以后就必须面临很困难的决定。“多斯腾要求道。他进一步解释道,尽管目前在德国还有28000张床位,但是其中的百分之八十都已经被占用了,眼下也没法立即腾空出所需的数字。”假设到时候出现了一个80岁的重病患者和一个35岁的正处于新冠肺炎急剧爆发期,如果不治疗在几个小时内就会死亡的患者,那我们救谁呢?“多斯腾提出这样的问题。

“很多迹象表明,即使是在直升机可抵达的范围内,很多地区的设备还没有准备好。”专家解释并强调,“人们会指责我言过其实,但我不是在营造恐慌氛围,我是在陈述一种现实,一种病毒急剧传播后可能会出现的现实。”

时间:10:09

来源:Die Welt 世界报

作者:ANDREAS GASSEN

译者:Rain

校对:DSOZE

链接:

https://www.welt.de/vermischtes/article206393095/Corona-Schulferien-Kassenarztchef-beklagt-hysterische-Ueberreaktion.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