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使达喀尔大学人去楼空

3月16日,约三万名学生离开达喀尔大学(Sylvain Cherkaoui/JA)

(非洲青年报) — 学生打包行李离开和校园清洁相继进行。这周三,在官方宣布关闭塞内加尔境内全部学校和大学的两天之后,谢赫·安达·迪奥普大学(即达喀尔大学)的校园里还有十几个人在忙碌。这个现在空空荡荡的校园,平时能够容纳近九万西非大学生在此就读。

在空无一人的水泥地篮球场上,英语专业硕士阿勒设法将他的东西都塞进一个超市塑料袋和一个深蓝运动手提包里面。几件衣服、几个盘子、一些教学材料,这就是他打算带回自己位于达喀尔附近一个小镇的老家的全部东西。

就像现有的十七个大楼里所有的住户一样,他上周六得知要打包走人了。那一天塞内加尔总统宣布关闭全部学校和大学,为期至少三周。强迫休息?“这可不是休假。”这位26岁的语言专业学生纠正说。他打算利用Whatsapp上的网课在家复习,准备好今年的考试。

像阿勒一样,他的五个室友也都离开了。住在本地的人还能享受大学工作中心提供的上百辆大巴。“我们九点集合。大巴从校园里的各个地方开出去,前往不同地区,送学生回家。”参加遣送组织工作的药学博士生Djiby Sow解释说。他已经从B宿舍楼离开,回到了郊区的家。

学生乘大巴车离开(Sylvain Cherkaoui/JA)

和许多医科学生一样,Djiby自愿参加了卫生部的宣传活动,防止新冠肺炎在塞内加尔传播。他说,“因为我的专业是药学,我准备了消毒洗手液,在居住的街区发放。挨家挨户解释清楚卫生措施是很重要的‘’。

即便是人去楼空的校园也要采取防疫措施。大学生们一离开,工作中心的人员就忙着进行一场“卫生战”。在M楼的楼梯间,十多位女士正用肥皂和水反复擦洗天花板和地板的每个角落。

原文链接:https://www.jeuneafrique.com/913055/societe/coronavirus-des-milliers-detudiants-desertent-lucad-de-dakar/

原文日期:2020年3月20日

原文作者:Manon Laplace

翻译:尚羽

校对:晓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