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与非洲

津巴布韦一家医院的入口检查。 © Tsvangirayi Mukwazhi / AP / SIPA

为了应对由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危机,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呼吁采取协调一致的全球对策,非洲大陆也需包括在内,因为那里的经济已经十分脆弱了。

截止到3月22日,虽然在40多个非洲国家“只发现”了1000例左右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这个数字看上去当然并不严重,但是考虑到病毒传播的相对滞后,和统计范围不足,认为“非洲免受侵害”只是一种幻想。其实,大多数非洲国家都没有足够的医疗能力来应对这种大流行病。因此世卫组织最近警告非洲必须”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2016年,兰德公司的流行病易感性指数显示,在25个最易受流行病侵害的国家中,有22个在非洲。如果我们拿2016年的埃博拉疫情来衡量——虽然不够准确——也可知这些流行病给脆弱的卫生系统带来的灾难性压力。

在利比里亚,近十分之一的卫生工作者因接触埃博拉病毒死亡,而在邻国几内亚,由于医疗资源被用于抗击埃博拉,2014年上半年的接诊数减少一半。结果就是,人口总体死亡率急剧上升,预期寿命下降了几年。

气候变化与财务负担

除疫情外,现在的非洲大陆已经极为脆弱,原因如下。

一,已经完成工业化的非洲国家无力应对气候变化。2019年对非洲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年,非洲大陆遭受了几场自然灾害: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经历了1981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飓风Idai和Kenneth摧毁了大片地区,莫桑比克受损尤其严重;蝗虫肆虐东非,摧毁农作物,威胁着本就粮食短缺的2000万居民。

二,结构性的预算紧张,限制了应对危机的能力。总体而言,撒哈拉以南经济体的债务占GDP的比率从2012年的30%上升到2019年底的95%。商业借款在总债务中所占份额的增加使情况更加恶化。自2009年以来,非洲各国政府发行了1300多亿欧元债券,其中700多亿欧元于2017至2019年间发行。这些都是昂贵的借款:偿债占出口的比例从2013年的17.4%上升到2019年的32.4%。

如今,18个非洲低收入国家正处于债务危机或危机的风险之中。正是由于非洲脆弱的状态,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后果可能比其他地方更具破坏性。

石油危机和资本外逃

对于石油生产国来说,这种冲击是巨大的。其中一些国家刚刚从2014-2016年的油价暴跌中恢复过来。上周,油价出现了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跌幅。周三,油价从1月6日的每桶70美元跌至25美元以下。这些国家预期的预算收入急剧下降,使其公共债务难以为继。

对于生产更加多样化的国家来说,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1月和2月,中国的进口总额仅下降了4%,而非洲的进口总额下降了20%。旅游业收入的下降对许多经济体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在佛得角,旅游业占GDP的44%,占就业人数的39%。

原文链接:https://www.jeuneafrique.com/914769/economie/tribune-dominique-strauss-kahn-le-virus-et-lafrique/

原文日期:23/03/2020

原文作者:Dominique Strauss-Kahn

翻译:Léonie

校对:Ann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利用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