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把劲”-Anthony Fauci让白宫听到新冠肺炎真相

AL DRAGO/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Science——Anthony Fauci对于现在日常收看白宫发布会的观众来说,已经成为科学言论的代名词。他向民众宣传如何应对新冠病毒。如今,他四处奔波,每天工作很长时间。现在,作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的主任,他没有足够的时间睡觉,整个人都处于高速运转状态。他一天的日常包括从华盛顿北部的工作室到家中,然后到白宫与新冠病毒紧急应对组会面。他通常站在川普总统侧面向媒体发表讲话。而当他不在时,推特上立刻掀起热烈讨论。在他准备前往白宫时,接到了ScienceInsider的来电,进行了简单的问谈。

Q: 大家想知道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现在感觉如何?

A: 我有些疲倦,但除此之外,我很好。我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也并未被开除(笑)。

Q: 你如何避免被开除?

A: 有意思的是,这归功于特朗普总统。尽管我们在一些事上持不同观点。他有他自己的方式,但是在重大事件上,他确实认真听取我的意见。

Q: 你去过一些新闻发布会,而这些发布会上发生的事你并不赞成,对吗?

A: 额,确实如此。在新闻发布会上,新闻以一种我不会使用的方法所表达。而我不那样表达的原因是它可能会让人们对某些事情的真相产生误解。

Q: 当川普在玫瑰花园和人们握手时,你就站在他身旁。作为一个医生,你一定会产生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像:“请别这样。”

A: 是的,我同我的紧急应对小组说过这事,也和工作人员也说过。不应该这样做,不仅如此,我们在新闻发布会上也应该少产生肢体接触。值得称赞的是,副总统在紧急小组会面时有效的减少了肢体接触。当房内人数多于10人左右时,就会让超出的人去另外的放假。再除了紧急小组以外,副总统也极力避免30多人站在同一作战室内的情况出现,尽管它永远很挤。可在新闻发布会台上的情况更为复杂。我一直提议,试图将新闻发布会改为线上。但是目前为止还不可行你同白宫打交道时,总要反复强调同一件事好多次才能实现。我依然在继续努力。

Q: 你站在台上说,不应该出现多于十人同处一室的情况,可是就在说这话时,您身旁就站着接近十人,更何况台下远不止十名正在提问的记者。

A: 我知道,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无计可施(我不可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Q: 那关于旅游限制呢?特朗普一直强调从2.2日起禁止中国游客入境,对减缓病毒在美国境内传播有着显著影响。他还希望中国在三四个月前就告知他们这事,而不是“默不作声(中国并没有及时于2019年12月公布发现新冠病毒,而是拖至2020年一月十日。中国研究人员导致病毒得以在公众间传播“。)这并不符合事实。

A: 我知道,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说真的,你又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Q: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你在做一项伟大的事业,但是你站在那里,作为真理与事实的代表,说一些既不真实,也不反应真相的事。

A: 在川普发表了他的言论(称中国可能三至四个月前就发现了新冠病毒)后,我告诉相关人士,这不对。因为仅是两三个月前,时间就推至了九月。下次这些人和总统坐下来谈论,特朗普应该说哪些话,又应该不说哪些话时,就会提到:“对不起,总统先生,注意点,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但我不能跳到麦克风前把它关了吧。是的,他确实说这些话了,下次让我们努力改正他。

Q: 你从未称病毒为中国病毒(特朗普常将导致大型传染病的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中国人病毒)

A: 是的

Q: 以后也不会?

A: 以后也不会。

Q: 让我好奇的是,有些指令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下达。比如,为什么临时安置命令是一个州接着一个州的下达,为什么是这样按次序传达?这不是个错误吗?

A: 我不认为我们能说这是个错误,或这不是个错误。无限期关闭所有的设施已经被讨论过,这也有个微妙的平衡。所以,这是一种妥协。如果完全破坏经济和基础设施,可能对那些想达到控制疫情目的却又无法到达的人带来健康问题和其他意料之外的后果。我们应该尽力而为。我在每次新闻发布会上都强调,这个国家的每个人,至少应该遵守基本规则。老人们请远离公共场所自我隔离,除非必要否则不要去工作。巴拉巴拉。酒吧,餐馆,都不要去,只干必要的事。当有纽约,华盛顿,加州这样的地方存在时,你就得加快速度。但这不是我一人之言,而是一群人做出的觉得。如果现在就把所有的都关了,整个社会就崩溃了。所以,你应该尽你所能,尽少产生肢体接触,在高危地区更应该提高警惕。

Q: 但我听有些人说,如果你觉得你做得太多,那意味着你只是量做够了。

A: 说的人是我。

Q: 我就知道是您,“十五天减缓传播”方案中没有提到宗教集会。我知道副总统昨天提到了它们。但是为什么这种情况不符合这一方案呢?其他的地方都被包括进去了啊。

A: 这一方案暗示了不应该出现十人以上的集会。但你说对了,教堂中的人群(对传播病毒来说)十分危险。每当我有机会说话时,我都会提到他们。但我不能严格的批评他们,当我们说少于十人时,这里也包括了教堂的情形。我在公开场合说过,副总统也说过。

Q: 在每次新闻发布会前会发生些什么?你们小组都做些什么?

A: 在应急小组里,我们坐下开一个半小时的会,讨论会议议程上的所有问题。然后我们转至椭圆桌(白宫内总统办公室)前厅,讨论要传达的信息,我们要强调什么,然后我们去见总统,我们把我们达成的共识告知于他,然后有人会写一篇演讲稿,然后总统起身去演讲,之后就是我们站在那里尝试回答各种问题。

Q: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当特朗普提到内部政府(一个经典的阴谋论)(译者注:指在合法选举产生的政府内部有另外一个隐蔽的,互相勾结的小政府),你以手捂面。这甚至被做成了表情包。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A: 无可奉告。

NBC News

Q: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其他国家应对病毒的有创意的点子,但是我们并不使用。比如,在中国,人们想进入超市需要先测量体温。我们应该考虑这一做法吗?

A: 是的,当然。这其中的后勤问题还需理清,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所有的这些都讨论过了。但是并不是每个都付诸实施。这应该被认真对待。我会在下次应急小组讨论会上提到这事。看看是不是有某些后勤问题和官僚主义问题导致完成。这样做的理由至少应该得到认真考虑。

Q: 讨论些宏观问题,我们曾有所有这些传染病预防准备,但是为什么失效了?哪里出了问题?

A: 我认为我们得等尘埃落定后再回头看这些问题,才能回答。这就像战争迷雾一样。在战争结束后,人们可以回头说:“这方案太棒了,但是当敌人开始投掷手榴弹时就没用了。”病毒预防也是一样。显然,针对新冠病毒的测试是很明显的待解决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无法在更大范围内使用?但我不认为目前我们做得到。我认为现在还为时尚早。我们得向前看。

Q: 目前,为什么我们禁止中国访客入境,尽管来自中国的病例数少于其他国家的?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A: 不好意思,我正在看两条短信,一条是州长的一条是白宫的,我得走了。

原文链接: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3/i-m-going-keep-pushing-anthony-fauci-tries-make-white-house-listen-facts-pandemic

原文日期:03.22.2020

原文作者:Jon Cohen

翻译:Will Zhao

校对:SQ

文章中的观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