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P(德国自由民主党)政治家萨特尔伯格谈新冠肺炎—— “医护工作者得不到防护用品,这简直是桩丑闻” (上)

FDP(德国自由民主党)政治家萨特尔伯格 图片来源:DORIS SPIEKERMANN-KLAAS

Tagesspiegel 每日镜报

萨特尔伯格先生,您两周前在推特上公开宣称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您近况如何?

非常好!根据我给自己做的外行检测,我已经恢复了。我现在没有任何症状,没有发烧、头疼、出汗、呼吸急促。症状都消失了。但之前有段时间很艰难。我有两次打算去医院。

您有预料到自己的这种遭遇吗(指感染)?

几周前病毒还显得很遥远,不过是北威州和巴伐利亚的几例感染。但我很早就开始警戒,可能是因为过去在电信人力资源部待的那段时间。十年前猪流感爆发时,我得向全球上万名员工下达疫情期的指示并订购价值两千万欧元的达菲(药名)。因此我知道病毒可以指数级传播,可能影响到每个人。

您该不会是说您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了吧?

不,我没有预料到。直到我作为教育方面的政治家忙着处理停学等问题时,才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在此之前,我也觉得一切还好。

当德国的病例数从起初的几百例开始突飞猛涨时,我意识到危机开始了。但当时我最关心的是经济可能受到的影响。因为我相信德国的医疗系统能很好地战胜病毒。

而现在您不这样想了?

我不再这样认为了。

当您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时有多担心?

没有时间担心。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在从柏林回到家乡慕尼黑的航班上,我就开始剧烈出汗。在机场时我几乎走不稳路,真是悲惨。那时我就想我已经感染了。

我在家迅速建立了一个紧急系统,与紧急服务部门和医院建立了联系,并与医生一起确定了应该去医院的身体状况标准。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越来越觉得病毒会对我比较温和。

这一点很多人都能了解到。您在确诊当天就开始记录视频日记,每天傍晚用三分钟描述您的健康状况和对新冠疫情的看法。

这对我很重要。我想通过视频日记证明病情是可以处理好的,给人们带去勇气减少恐惧。我收到的回馈也证实了这一点:上万人看了我的视频,几千人给我留言。有些人想感谢我真挚地进行沟通,分享我经历的起起伏伏;有些人则写道,您透露了许多真相。

要是您的病程不是现在这样,您的视频可能不会鼓舞人心,而是引发恐惧!

我从来没想过这种最坏情况。可能这不是我的生活方式吧。我一直以来,尤其是在比较糟糕的那几天,在想的是:要是我突然得住院了,该怎么拍视频呢?

我甚至准备好了在病床上要说的台词。这些话语不会像戏剧一样夸张,而会很清醒。不轻描淡写,但保持乐观。一直以来我担心别人多于担心自己。

主要是担心谁呢?

和我一起生活的斯蒂芬还有我母亲。比起抽象的几万感染者更关心你生活中的所爱之人,我觉得这非常正常。关于斯蒂芬,我担心的是我们住在一起,不论多么细心都还是有可能传染。幸运的是目前为止他一切都好。

我母亲在病毒面前的脆弱让我更为担心。她独自住在斯图加特的公寓。我们已经为她安排好了生活,她可以自己上楼梯,有人帮忙洗澡,有治疗师、清洁工,还有上门的家庭医生。

这可是一大群人,可能把病毒带进家门……

95岁是出现在圣经中的年龄了,感染病毒对这种年纪的人而言无异于宣判死刑。我仍然记得两个星期前曾和母亲打电话长时间讨论。 然后我们共同决定让这些人继续护理。

因为如果护工们做好防护措施,病毒的危险性会小于让我母亲独自生活。举个例子,我母亲的医生会戴防护口罩,在接触前进行消毒,无需接触时保持两米距离。

布兰登堡,身穿防护服的医生在进行测试。图片来源:PATRICK PLEUL/DPA-ZENTRALBILD/DPA

他一直带着口罩……

您说到点上了。我母亲的医生很幸运,他有防护设备。我从医生和护工那里收到无数信件,都是关于用品不足。这就是战疫前线的情况。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在德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目前我们最需要的人士,为病弱群体而奉献的人们,暴露在极大的风险中。这简直是一桩丑闻。

我一直相信我们的国家能提供足够的用品与设施;不能供所有人使用,但也够医护人员用了。而现在我们也听闻美国的呼吸机和病床紧缺。但愿我们德国能克服难关。

这是全社会该为此负责的丑闻吗?我们是不是在安逸中自视过高了?

不是所有人都要为此负责。五年前,比尔·盖茨就警告说,致命的病毒从生物学上讲就是核武器。我们经历过非典,猪流感和禽流感,政治家们应该作出反应,并建立起配备足够防护服的存储设施。

原文链接: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fdp-politiker-sattelberger-zur-coronakrise-dass-schutzausruestung-fuer-aerzte-und-pfleger-fehlt-ist-ein-skandal/25692766.html

原作者:JAN-MARTIN WIARDA

翻译:DSOZE

One thought on “FDP(德国自由民主党)政治家萨特尔伯格谈新冠肺炎—— “医护工作者得不到防护用品,这简直是桩丑闻” (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