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下的新危机:全球家暴情况上升

Federico Rio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 在新冠病毒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中,再增加一个公共健康危机: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家庭暴力行为就像机会性感染一样,在病毒流行的环境中盛行。

布里斯托尔大学研究亲密关系与暴力的社会学家玛丽安·赫斯特说: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为防止病毒传播而施加的限制措施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她表示,每当家人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比如圣诞节和暑假,家庭暴力就会增加。

现在,随着世界各地的家庭都在隔离中,热线电话也开始接到家暴报告,各国政府都在试图解决一场专家们口中他们本该预见到的危机。

周日,联合国呼吁采取紧急行动,对抗全球范围内激增的家庭暴力。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推特上写道:“我敦促各国政府在应对这一流行病时,把妇女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新的公共卫生措施正为家暴者创造机会,但是各国政府很大程度上没有做好准备。现在,许多国家都在争先恐后地为那些面临暴力风险的人提供帮助。

但是,正如对病毒本身的反应一样,应对的延迟意味着可能已经发生了不可挽回的伤害。

封城和“亲密恐怖主义”

随着中国各地开始封城,一位名叫乐乐的26岁女子发现自己陷入了与丈夫越来越多的争吵之中。现在,她不得不每时每刻都待在位于中国东部安徽省的家中。

3月1日,当乐乐抱着她11个月大的女儿时,她的丈夫开始用一把高脚凳殴打她。她不知道他打了她多少次。最后,她说,她的一条腿失去了知觉,她倒在地上,怀中仍然抱着孩子。

她在事件发生后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高脚凳破裂地散落在地板上,其中两条金属腿已折断——这足以证明她丈夫向她用了多大力气。另一张图片记录了乐乐的伤势:她的小腿几乎每一寸都布满了瘀伤,左小腿上有一个巨大的血肿。

乐乐——为了她的安全她没有使用她的全名——说她的丈夫在他们六年的关系中一直殴打她,但是新冠病毒的爆发使事情变得更糟。

她说:“在病毒流行期间,我们无法外出,我们的冲突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一切问题都暴露了。”

Mounting data suggest that domestic abuse is flourishing in the conditions created by the pandemic.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隔离措施在全球范围内生效,这种“亲密恐怖主义”——许多专家更喜欢用这个词来形容家庭暴力——正在兴起。

在中国,总部位于北京的非政府组织,为平妇女权益机构(Equality),致力于打击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自2月初以来,拨打该组织求助热线的电话数量激增。当时,政府封锁了作为疫情爆发中心的湖北省的一些城市。

在西班牙,家庭暴力紧急号码在封锁头两周的拨打量比上月同期增加了18%。

安娜·贝拉说:“我们接到了一些非常令人痛心的电话,这清楚表明,当人们一天24小时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时,心理和身体上的暴力倾向会变得多么严重。”她自己也在家庭暴力中幸存下来,并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来帮助其他女性。

周四,法国警方报告说,全国范围内的家庭暴力上升了大约30%。法国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弗•卡斯塔纳表示,他已经要求警察注意家暴行为。

他在接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由于活动限制,(家暴)风险增加。”

无处可逃

在西班牙,在妇女协会的帮助下,《纽约时报》联系了困在家里、受到丈夫或伴侣暴力对待的女性,并通过WhatsApp进行了采访。

其中一位女子要求匿名,就称她为安娜。她与伴侣共住一套公寓,并表示他经常殴打自己。 他坚持在任何时候都对她进行全面监控。如果她试图把自己锁在一个房间里,他会一直踢门直到她开门为止。

“我甚至不能在浴室里有隐私,现在我不得不忍受这种封锁。” 为了向她的丈夫隐瞒采访,她在深夜发来信息。

哈佛大学医学院著名心理创伤专家朱迪斯·刘易斯·赫尔曼发现,家庭暴力者用来控制伴侣和孩子的胁迫手段,与绑架者用来控制人质的手段,以及专制政权用来摧毁政治犯意志的手段,“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We can come to your place after the crisis,” the authorities are said to have told one abuse victim in China.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个人控制另一个人的方法是非常一致的,”她在1992年一篇被广泛引用的期刊文章中写道,“虽然有组织进行政治剥削或性剥削的肇事者可以相互指导使用胁迫方法,但家庭暴力的肇事者似乎在重新使用这些方法”

身体暴力不是每个暴力关系中都存在的,除此以外,常见的暴力手段包括与朋友、家人和工作隔离;不断的监视;严格具体的行为规则;以及对获得诸如食物、衣服和卫生设施等基本必需品的限制。

海丝特博士说,家庭隔离,无论对抗击病毒流行多么重要,都给予了施暴者更多的权力。“如果突然之间人们必须呆在家里,”她说,“那就给了他一个机会,突然之间,他就可以发号施令了。说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这种隔绝也破坏了支持网,使得受害者更加难以获得帮助或逃离。

资源不足,不堪重负

在她的丈夫用高脚凳袭击了她之后,乐乐一瘸一拐地走到隔壁房间报了警。然而,当他们到达时,他们只记录了这次袭击,然后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接下来,她聘请了一名律师,申请离婚——结果却发现,这种流行病也切断了她逃离的途径。她的离婚诉讼被推迟到四月。她还在等法院的决定。

事实证明,在疫情爆发期间找到一个新家是困难的,这迫使乐乐和她的女儿继续与施暴者生活数周。

这是一种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模式。

保护妇女免遭家庭暴力的机构本来就资源不够、资金不足,现在还需要竭尽全力应对日益增加的需求。

中国倡议组织为平的联合创始人冯媛表示,她有一个客户拨打了紧急热线,却被告知警方负担过重无法帮助她。“危机过后,我们可以去你那里,”她复述了接线员的话。

在欧洲,一个又一个的国家似乎都走上了同样残酷的道路:首先,政府在没有为家暴受害者做好足够准备的情况下强制实施了封锁。大约10天后,求救信号激增,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只有此时,各国政府才会仓促寻找临时解决方案。

意大利是第一例。

它的封锁从三月初开始。此后不久,家庭暴力报告开始上升,但新近绝望的妇女却无处可去。收容所不能收容她们,因为感染的风险太大了。

因此,政府表示,地方当局可以征用酒店房间作为临时庇护所,受害者可以在那里安全隔离。

Soon after Italy went on lockdown, domestic violence shelters began to fill up.
意大利进入封锁后不久,家庭暴力庇护所渐渐人满了。 Alessandro Grassan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西班牙在3月14日宣布了封锁,法国则在三天后开始封锁。大约两周后,随着暴力事件的报道激增,当地官员宣布,他们也计划将空置的酒店房间变成避难所,以及其他紧急措施。

在英国,当局在实施封锁之前等待的时间更长。

在封锁开始10天前的3月23日,《纽约时报》联系了内政部,询问他们计划如何处理家庭暴力问题。答复是:只有“现有的咨询和支助资源”可用。政府随后公布了一系列受害者可以使用的求助热线和应用程序,但只有一个是专门为新冠病毒危机特别定制的。

在封锁一周之前,位于英国西南部的埃文郡和萨默塞特郡表示,家庭暴力报告已经上升了20%,当地其他地方的警力也在为同样的情况做准备。

上周,在数十个民间组织签署了一封致政府的公开信、呼吁采取行动之后,官员们承诺做出回应,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内政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帮助家暴受害者是内政大臣的首要任务,内政部充分意识到这段时期可能会给那些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风险的人带来的痛苦和焦虑。” “我们正在与警方、家庭暴力慈善机构、救助热线和一线工作人员合作,支持和保护人们。”

声明还说,受害者“如果需要立即寻求庇护,可以无视留在家中的命令”

最终,封锁将会结束。但是,随着禁闭时间的延长,危险似乎有可能加剧。研究表明,施暴者更有可能在个人危机(包括失业或重大经济挫折)之后谋杀自己的伴侣和其他人。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破坏,这样的危机估计将变得更加频繁。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0/04/06/world/coronavirus-domestic-violence.html

原文日期:2020.04.06

原文作者:Amanda Taub

翻译:Eric Zhang

校对:Jane

文章中的观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