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与私密:新冠病毒的等级划分

Andrea Moral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美国的一些区域,人们小心翼翼地保持着社交距离。但在宾夕法尼亚州罗贝索尼亚(Robesonia)的房子里,和十个人合住的Mark Stokes不属于有权利享受社交距离的那类人。

他与在快餐和巧克力工厂工作的室友共用一个花洒。没人洗的脏盘子常常堆满厨房。因为没有床,库兹敦大学的新生Stokes在学校宿舍关闭后只能睡在一个朋友家寝室的地板上。

作为一个吃惯了苦的人,Stokes的部分高中生活都居住在车里,而如今他因为拥挤的生活状态可能会使他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而感到担忧。但和其他贫穷的美国人一样,标准得到批准的解决方案——即六英尺的生存空间,是他无法负担的奢侈品。

“这么多人挤在同一个房子里,而我却无能为力。”他在困境中说道,“在你需要依靠别人生活的空间存活的时候,就没办法独享六英尺。”

随着疫情的爆发及人类不平等形势或多或少的恶化,说到私人的隐私问题,可控的生存空间已被视为是一个新的等级制度的区分——对于拥有它的人来说它变得前所未有的珍贵,而对于那些不曾拥有它的人来说就存在着潜在的致命威胁。

困境中的囚犯,农业工人,被扣留的移民,美洲原住民以及那些无家可归的家庭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们所共有的特点并不只有贫穷,其中常常被忽视的一点,便是与危险之间近在咫尺的距离。

除了呈上升趋势的疾病本身带来的风险,人与人近距离的接触也会使很多问题恶化,例如情绪的突然爆发,虐待儿童,家庭暴力等等。

“这次疫情提醒我们,私密空间对于社会底层的人来说是非常珍贵尤为重要的,很难得到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社会学学者Stefanie DeLuca这样说,“居住在拥挤的环境中不仅会使疾病传染的风险增加,更会对他们施加严重的心理或生理层面的压力。一旦他们拥有了撤退回属于自己安全空间的选择能力,可以帮助他们便可以应对矛盾,紧张和焦虑。”

经过了被缺少关爱和无家可归所折磨的青春,如今20岁的Stokes先生步入了他的大学生活。在那里,他写下关于童年创伤的论文,开始尽情享受属于他的私密空间。如今,他居住在自己几乎不被什么规矩所束缚的房子里,这使他想起过去的他是多么渴望一个稳定的家庭。

“我十分的沮丧”他说。

“临时避难”是一项规定,它假设了庇护所的存在——也就是社会底层人民所缺少的安全,稳定,可控的环境。有些人终日蜷缩在朋友的沙发上。有些人在破旧的房子里照顾新出生的婴儿。有些人依靠公共场所度日——公共汽车、自助洗衣店、便利店、食品银行、互联网连接点——而此时,呆在家里的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宝贵。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0/04/12/us/politics/coronavirus-poverty-privacy.html

原文日期:2020/04/12

原文语种:英语

原文作者:Jason DeParle

翻译:跳跳菇

编辑:JM

排版:跳跳菇  楠木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