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质疑,喀麦隆各级教育机构重新复课

喀麦隆Ngaoundéré大学的入口(插图)©Renaud Van Der Meeren

(非洲青年报/法新社) — 在停课超过两月以后,尽管要忍受大雨和口罩带来的不便,喀麦隆首都雅温得的学生们还是回到了学校。

3月17日,政府宣布暂停所有公立和私立小学、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课程。雅温得南郊一所公立高中(Abang Nkongoa)的校长凯瑟琳·贝萨拉女士向法新社表示“复课从高三开始”“高二和高一的学生周一才会回来。”她补充说。

学校在入口处为学生准备了三桶水,教室里也有。“我们尝试着尽可能地让学生与洗手设备近一些,鼓励他们尽可能多洗手。”贝萨拉女士说。

这所高中,高三学生被统一分到十二个教室里,而非一般情况下的四个,以使每个教室里不超过24个学生。

对于小学和初中来说,复课只涉及今年要参加考试的学生,而所有大学生则都要复课。

来自工会的批评

周五,尽管有一些教职工工会持保留意见,家长们在社交网络上表达着不安,总理约瑟夫·迪翁·恩古特还是确认将会复课。工会对媒体表示,他们认为卫生条件尚不足够。

在即将复课之际,疫情仍然在喀麦隆蔓延,导致超过6100确诊病例和197人死亡

3月5日检测到一起新冠肺炎病例之后的两个星期,政府采取了许多相应措施,包括停课停学,但批评比起其他非洲国家而言动作迟缓,尤其是考虑到这是个拥有2500万居民的国家,政府的举措就更显得扭扭捏捏。

四月末之前喀麦隆没有实施任何形式的封锁令。酒吧、舞厅和餐馆营业到下午六点,四月末开始又允许在晚上重新开放。政府不坚定的防疫措施和随之而来的放宽举措受到了反对派和社会各界的强烈批评。

….

….

原文链接:https://www.jeuneafrique.com/992599/societe/coronavirus-au-cameroun-les-ecoles-et-universites-rouvrent-malgre-les-craintes/

原文日期:2020年6月2日

原文作者:非洲青年报记者、法新社

翻译:Bernard

校对:晓哲

法国哈扬戈市市长拒绝执行法国政府复课决定

哈扬戈市市长法比安·安格尔曼( Fabien Engelmann)拒绝在九月前开放本市学校。(图源:AFP/JEAN-CHRISTOPHE VERHAEGEN)

(巴黎人报/法新社) — 法国中央政府希望加快复课,但一些市长对此表示抵触。法国摩泽尔省哈扬戈市,极右翼党派“国民联盟”执政的市政府周五宣布,由于复课所要求的良好条件实现起来较为复杂,该市教育机构将在九月而非六月开学

市长法比安·安格尔曼在该市脸书主页上发布的消息中写道“学校会在九月复课。疫情仍在延续。”这个有一万六千名居民的小城是该地区唯一一个在今年三月市政选举中选出“国名联盟”候选人做市长的城镇。

“昨天(周四)政府宣布6月2日复课。同时,我们还收到了一份表格,包含63项为确保人员安全各学校需要实施的卫生措施。”他补充说。

“旷日持久的”措施

市长继续说,按照这个时间限制就“无法以最佳方式确保每个学校的学生和相关人员的安全。他补充说:“政府提出的这些措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付诸实施。要订购许多物资并分配十三个学校,通常要做很多相关工作(安装带管道的补充卫生间、按钮、地面划界等等)”

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周四宣布“加快实施各区域小学和初中以及绿色等级区域高中的复课工作”。

“在(解除封锁令的)第二阶段,所有学校都会复课,所有那些没有开放学校的社区都将开放……至少在一周中的部分时间(开放)。”国家教育部长让-米谢尔·布朗盖Jean-Michel Blanquer保证说。目前,即使超过80%的法国学校复课,也仅能容纳22%的法国学生。

….

….

原文链接:https://www.leparisien.fr/politique/coronavirus-a-hayange-le-maire-rn-refuse-d-ouvrir-les-ecoles-avant-septembre-29-05-2020-8326539.php

原文日期:2020年6月4日

原文作者:巴黎人报记者、法新社

翻译:Bernard

校对:晓哲

巴黎市计划5月14日分批返校

巴黎的学生只能在5月13日或14日返校(Stephane ALLAMAN/SIPA)

(回声报) — 在巴黎,有孩子在上托儿所和幼儿园的家长开始收到邮件,通知他们5月11日重新开放学校的消息。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已经通过发布全法各地返校令确认了这一消息。但不是所有学生都能在11号返校。

巴黎的学生只能在5月13日或14日返校。各校校长已经知会部分家长,表示11号会是“没有学生返校的一天”,且“12号也可能一样”(除了医护人员子女,他们会在5月11日就返校),以便教师有序安排返校工作

小学每班12名学生,幼儿园每班10人

考虑到卫生方面的规定,课桌间要保持一米距离,且不可能让学生面对面,总理宣布的每班15人红线似乎很复杂。“巴黎市长对此会很谨慎,”巴黎主管教育事务的副市长帕特里克·布罗什(Patrick Bloche)接受法新社的采访中如是说。市政府努力“让每班不超过15名学生”,幼儿园“五到十人”,小学每班十二人。

学生返校还会首先照顾“受优待的”家庭。发送给各家庭的邮件列出了受照顾的人群,包括参与抗疫工作的医护、药剂师、实验员、消防员、警察、商人、幼儿园和小学教师以及殡葬行业工作人员的子女。他们可以在周一到周五都去上学。

辍学生、有严重学业困难的学生以及残疾学生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周一到周五都去上学”。紧接着受到复课优待的是一年级和五年级生。他们可以一周上两天半课。

“有鉴于病毒在首都地区的传播,我们必须有所限制。”帕特里克·布罗什解释说。此外,“如果没有足够的教学人员或服务人员,巴黎地区的652所学校可能不会全部开放”。至于原定将5月18日开放的“绿区”(译者注:法国政府将各地区分为红黄绿三等,分批解除居家封锁令)初中,如果巴黎在该日仍属“红区”则将继续处于关闭状态。政府目前将共将35个大区划为“红区”,包括整个法兰西岛大区。

….

….

原文链接:https://www.lesechos.fr/politique-societe/societe/ecoles-ce-qui-va-se-passer-a-paris-1199896

原文日期:2020年5月2日

原文作者:Marie-Christine Corbier

翻译:Bernard

校对:晓哲

人物访谈:疫情中的莫大校长谈大学改良(下)

——现在谈谈教育吧。您认为今年应举行国家统一考试吗(即俄罗斯高考,译者注)?

——我不支持今年高考,以前也不支持高考。但是这个系统已经被采用。与大学录取有关的所有突然运动都引起社会抗议。在我看来,您需要非常谨慎地对待。我将尝试充当考试的支持者。因此,一个人决定了要去某个地方,知道他将要参加的统一州考试将使他做到这一点,并且两年来他一直为此而努力。突然之间,他们告诉他不会进行考试。这让会让他备受打击。

我一直尝试成为坚决支持高考的支持者。但是怎么在疫情中权衡呢?当考试推迟到晚一些的日期时,该地区的考核点将关闭。问题出现了:流程到底该怎么办?在我看来,这尚未决定。当然,危机是危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将找到解决方案。我相信大学将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解决入学问题。不会有错。

——有人说应取消州立考试。您认为需要取消吗?

——这不太正确。现在,我们已经建立了良好的远程学习系统,可以说我们已经准备好进行远程国家考试和文凭考试答辩。我要说的是,毕业生更想拿到文凭,通过州考试以获得完整文凭。在我看来,这里不会有问题。莫斯科国立大学已经开始考试,并且在五月份的会议后将全面进行。有一个想法是可以同时举行一次答辩和一次州考试。也许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结合二者来进行。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政策决定,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是从进行国家考试和文凭答辩这一事实需求出发的。

——教育部负责人宣布,全俄奥林匹克竞赛的获奖者可以直接拿毕业证。您支持这个决定吗?

——你知道,这是一个热门话题。显然现在没有其他解决方案。有提议为那些将进入顶尖大学的人引入一些附加条件。也许会参考考试成绩。无论如何,大学将解决这个问题。不应冒犯申请人,他们为成功而奋斗。该问题已在rector社区中讨论并得到解决。

——难道某些院系的地方只会被获奖者占据?

——有可能。有一些方法解决:校方可以提出要求,或者考虑如何分配所有这些名额。据我估计,在莫斯科国立大学,有几个系可能存在此类问题。去年,奥林匹克竞赛者在外语和区域研究学院中占据了90%的位置。但同样的,申请人不应该面临损失。

——您认为俄罗斯的大学是否已经适应了向远程学习的过渡?

——我相信大学在紧急情况下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在一开始的几天里,老师和学生发现这很困难。但是有一个事实:几乎没有人对学校提出抱怨。当然,这对他们来说很困难,需要完成很多任务,老师说他们必须为不同的工作方式做好很多准备。毕竟,走路和在黑板上讲课是一回事,摆明特定的任务然后分解它来接受学生的回答是另一回事。这一时期的结果必将是远程教育及其能力的日益增强的作用。

——在大流行之后是否可能不再需要传统形式的大学?

——关于这个问题,大约三,四年前教育平台Coursera的代表来访时我就讲过了。这个想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它是由一些外国专家提出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将只有一所远程大学,并且它将承担所有培训。我认为这个想法是无法实现的,而且不太可能实现,因为大学教育本质上不仅仅是吸收某些信息、知识。这也是人格形成的过程,很多情感、精神力量都参与其中。首先,这是与同学、老师的沟通,这是与书本一起工作,只有自己一个人进行深入的思考的过程。

我去法国图书馆时,他们告诉我,很快我们都将拥有所有电子图书馆,不会再有书籍。我问:“您不想翻着页阅览莎士比亚的作品吗?”我想看看纸上的书。现在我们都很欣喜,而且这一切都将是有意义的,将达到远程学习方式的极限。也许在某个地方,我们会发现两种学习方式平分秋色,介于渴望远程做每件事的愿望和不留任何情感,生动活泼的沟通以及对话者的眼神之间。

——新冠病毒冠毒如何影响科学研究?

——冠状病毒迫使人们对基础科学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例如,我们正在与病媒病毒学中心一起组成一个小组,在这里我们将寻找制造疫苗的途径。在超级计算的帮助下,我们将发现疫苗成分的可能变体——这将是数百万或数十亿个变体——是工作领域之一,显然是超级计算机发展的任务之一,它需要制造复杂的药物。当然,许多研究中心都在从事新药的研发。但是我确信,不可避免地,我将不得不使用数学、人工智能来分析各种选择和进行超级计算。当然,微生物学家还有广阔的工作领域。莫斯科州立大学的其他几个研究小组正在攻克这个问题。

——您认为新学期将会远程还是正常上课?

——我认为我们会在9月1日以正常的形式开始。如果您以数学家的眼光看待这种情况,那么我认为我们很快就会达到一个平稳状态,感染者的数量将会减少。

——您对学生和老师们有什么祝愿?

——我希望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沟通水平可以保持我们一直以来的高水平。我们将共渡时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原文链接:https://tass.ru/interviews/8352273

原文日期:2020.4.28 13:10

原文作者:Kirill Boriskin

翻译:Ssha

人物访谈:疫情中的莫大校长谈大学改良(上)

校长:维克多·萨多夫尼西(Виктор Садовничий)

©安东·诺沃德雷日金/ 塔斯社记者拍

对于俄罗斯的教育系统而言,2020年3月中旬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件——教育机构向远程学习模式的大规模过渡。许多人对此感到震惊,而对另一些人而言,这是掌握新工作方式的机会。等待着学生和顶级大学的将来是什么呢?塔斯社寻访了莫斯科大学校长维克多·萨多夫尼西先生。

——维克多·萨多夫尼西先生,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各个院系真的都会信息化吗?

——莫斯科大学已经有了相关的一个十年计划,到2020年刚好结束。因此我们设立了到2030年的新计划。新计划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提高莫斯科大学的效率,同时提高国际地位。建议声音非常多,其中之一是把精力集中放在突破性的研究领域,从而提高科学研究的效率和培训的相关性。

很长时间以来,世界上所有一流的大学都做到了这一点,他们已经确定了这些领域。在12到16家一流大学中,这些领域是什么?例如,生命科学、地球科学、物理和数学科学、人工智能等。我们不会遵循国外的模式,我们会走自己的路,但是这个过程已经启动很长时间了,我们看到了结果。大学里已经建立了一所这样的科学学校。我们获得了州政府的一笔巨额拨款,创建了世界一流的数学学校。它包括三个学院:力学和数学学院,VMK学院和计算中心(SRC)。这所学校运作良好,并且已经获得了世界一流的科学成果。

这种进程也会发生在俄罗斯其他大学里。我们将协调有时单独工作但仍依赖于以前的科学任务的科学小组,以应对世界上当前存在的主要挑战,科学方向。我已经重复了很多次,并且会再说一遍,同时保留他们的全部自治权,领导权,经费和院长的选举权,使教职员工群体团结在一起,以使他们团结在由科学理事会领导的科学学校中。他们将包括部门负责人,杰出的科学家,还将讨论应支持哪些跨学科领域。

——这会对学生产生什么影响?

——对他们来说,有必要在大二年级选择学习方向。总统在这方面有直接指示。可以在各学院的课程中讨论并考虑学校内的所有这些内容,然后将由每个学院批准这些计划。还记得吗,我们有42个学院,20多个科研机构,它们具有巨大的人才潜力,所有这些都必须围绕突破性的方向努力,以提高效率。

当然,学校将为提高教育质量和满足现代学生的需求做出贡献,使他们能够选择自己的学习方向,而不会落入一年级的“走廊”式教学模式。毕竟,如果现在入学的学生想转学到另一个系,他可能需要再通过十项考试。

此外,我们有4000多名研究人员需要更有效地参与教学。现在,他们在独立的研究所工作,但是有必要让他们参与这些学院的教学工作。

——目前处于什么讨论阶段?

——两个月前,在与院长的工作会议上讨论了莫斯科大学新的发展计划,我表达了这个想法。讨论有很多方面。新发展计划是一个严肃的议题。一切将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的最高管理机构——劳工集体理事会中进行讨论。大概在秋天。只有经过讨论,新发展计划才会被大学接受。接下来,我们会介绍给国家领导人。

目前,我们像全世界一样面临着新的挑战,我们正在新冠疫情下建设大学的工作:学生和教师的安全、向远程教育形式的高质量过渡至关重要。以及重建招生活动,以免伤害单个申请人。

——这算是全球化的一种改革吗?

——我对这个想法的非专业解释感到惊讶,这里面伴随着带有语法错误的虚假陈述。我不会使用“改革”一词。这是莫斯科国立大学提高工作效率的进程。它不会对管理产生任何影响;任务是在现代条件下更有效地工作。我补充说,这样的组织不会影响录取过程。每个人都会像以前一样去上大学。师资结构保持不变,但是学校的科学委员会将基于莫斯科大学巨大潜力的跨学科能力,为建立更加独特的培训专家系统做出贡献。

——新冠疫情蔓延延的情况下重新设计莫大医疗中心需要多久?

——准备我们的医疗中心来接待患者的工作进行近一周了,该中心非常庞大,是莫斯科最强大的医疗中心之一。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多工作,定义了红色区域、干净区域、通风系统,重新安装了隔间,配备了最先进的设备和机械通风设备,并且还设有多个重症监护病房。每个患者将在单独的房间里。准这些天,我们已经对医生进行了再培训,为这项复杂的工作准备基础医学系的高年级学生,培训他们使用个人防护设备。我亲自见过所有的护士、医生,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上班了。

有个故事:1812年拿破仑已经攻入莫斯科时,医学系大楼上的公告宣布,每个人都走到了最前面。当然,现在不用上前线,但是情势也很困难,我们必须提供帮助。医疗中心正在应对,但工作量很大——所有地方都已被占用。

原文链接:https://tass.ru/interviews/8352273

原文日期:2020.4.28 13:10

原文作者:Kirill Boriskin

翻译:Ssha

俄罗斯:莫斯科市长允许五月假期后逐步取消限制措施

Фото: Maja Hitij / Getty Images

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称:“五月假期过后,我们将进行总结、研究动态、作出必要的决策。”市长表示,由于病毒大流行政府所进行的限制性措施可以在五月假期之后解除,但只有在病毒发病率呈下降趋势的情况下解除。此外,卫生系统必须有一定的安全裕度以应对可能的挑战。虽然普京下令5月12日起应逐步取消限制性措施,对此,市长表示:“我每天都会阅读呼吁和要求放松限制的言论,相信我,我要做的不亚于您的。但是在今天的情况下,这将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民粹主义决定,这将不可避免地在将来导致更多人生病和死亡。“

新闻链接:https://www.rbc.ru/rbcfreenews/5eab17429a7947010944e9fb

原文日期:2020.4.30 20:43

原文作者:米哈伊尔·尤什科夫( Mikhail Yushkov)

翻译:Ssha

俄罗斯当日感染冠状病毒人数创历史新高

俄罗斯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每日增加量为7.1%,过去1天内增加确诊7099例。截至目前,俄罗斯总感染人数超过十万,康复11618例患者,死亡1073人。

新闻链接:https://ria.ru/20200430/1570798891.html?utm_source=yxnews&utm_medium=desktop&utm_referrer=https%3A%2F%2Fyandex.ru%2Fnews

原文日期:2020.4.30 12:31

原文作者:俄新社记者

翻译:Ssha

俄总理米舒斯京确诊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 РФ Михаил Мишустин принимает участие в совещании президента РФ Владимира Путин в режиме видеоконференции
© РИА Новости / Дмитрий Астахов

俄联邦总理米舒斯京核算测试结果呈阳性,他在与普京总统举行的视频会议上宣布了这一消息。内阁将照常工作,米舒斯京将继续通过电话视频与政府成员和普京沟通,第一副总理安德烈·别洛乌索夫已被任命为代理政府首脑。

新闻链接:https://ria.ru/20200430/1570841788.html?utm_source=yxnews&utm_medium=desktop&utm_referrer=https%3A%2F%2Fyandex.ru%2Fnews

原文日期:2020.4.30 21:48

原文作者:俄新社记者

翻译:Ssha

俄罗斯:教育部建议在6月5日之前完成学年

教育部负责人谢尔盖·克拉夫佐夫在与地区教育管理机构会议上指出了建议学年完成日期,但最终决定将由俄罗斯各地区当局根据当地疫情作出:

1-8年级——5月15日、16日,或者5月15日至5月25日,具体视课外活动和教育计划选择;

10年级——5月29日或30日;

9年级和11年级——6月5日。

部长称:“我们首先根据应关心儿童心理和生理上的密切联系,因此与心理学家和专家团体共议,准备了这些建议。” 克拉夫佐夫补充说:“我们希望这些小家伙能够在秋天都重返学校。”

新闻链接:https://www.rbc.ru/society/30/04/2020/5eab14bd9a7947ff1d61758d?utm_source=yxnews&utm_medium=desktop&utm_referrer=https%3A%2F%2Fyandex.ru%2Fnews

原文日期:2020.4.30 21:22

原文作者:弗拉迪斯拉夫·戈尔德耶夫(Vladislav Gordeev)

翻译:Ssha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